0371-6777 2727

陆游:我一生魂牵梦萦是她平生所负唯有她王中

更新时间:2019-11-06

  家乡越州山阴(今浙江绍兴),代表作《剑南诗稿》《渭南文集》《老学庵笔记》。

  初识陆游的诗词,始于我中学时喜欢的那句“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诗人于62岁高龄作这首流传千古的诗,在长期宦海浮沉中,却壮志未酬,人生起起落落中,心情落寞,深感世态炎凉。王中王493333免提网站

  沈园在当今的浙江绍兴,它的出名是伴着一个凄婉的爱情悲剧,即陆游与唐琬的沈园情梦。

  据传两人青梅竹马,耳鬓厮磨,久而久之,情愫滋生。常常在一起吟诗作赋,出双入对,两家父母高朋均想促成这段良缘,于是陆家就以一只精美无比的家传凤钗作信物,订下亲事。

  二十岁成婚后,夫妻二人情爱弥深,感情甚笃。更难得的是妻娴静美丽,温良端淑,乃世间最美的姻缘。

  然天妒佳偶,不知哪种说法为真,流传是真是假,缘由何在,陆游唐琬被迫分离。

  是那个年代里“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封建桎梏;还是陆母对儿寄予厚望,日日见儿子沉溺情爱,无心科举,恐误儿前程,果断出手;

  是请尼姑卜算,心绪不宁,遂以身家性命为要挟;还是陆游难违母命,恪守封建孝道,总之陆母达到了目的,陆游忍痛抛一纸休书,与唐琬斩断情缘。

  历史总是有惊人的重合,自古有情人不能成眷属,相爱人不能携手到白头的例子,比比皆是。

  想起我国文学史上第一部长篇叙事诗《孔雀东南飞》中的句子,序曰:汉末建安中,庐江府小吏焦仲卿妻刘氏,为仲卿母所遣,自誓不嫁。其家逼之,乃投水而死。仲卿闻之,亦自缢于庭树。时人伤之,为诗云尔。

  文中的刘兰芝和焦仲卿双双殉情,远在东汉的他们,已经以实际行动表达对爱情婚姻自由的向往和憧憬。

  然而到南宋,陆游唐琬纵然没有为“爱情价更高”作出惨烈的牺牲,可是陆游一生都没有切断过与唐琬的幽幽情丝。

  大概人一辈子都是难忘初恋的吧,无论相隔多少年,曾在情窦初开时爱上的恋人,又怎会轻易忘掉?陆游的一生,不管在哪个阶段,哪个年岁,写的诗词,均绕不开唐琬。

  休妻后的陆游,很快在陆母的安排下再娶妻王氏,次年就生下儿子,而唐琬也迫于父命嫁给同郡的赵士程。

  陆游在母亲的督导下,埋头苦读,潜心科举,在他二十八岁那年,离开故乡山阴,前往临安参加“锁厅试”,因才华横溢博得主考官赏识,然不幸运的是,位次在当朝秦桧的孙子秦埙之上,引起秦桧愤怒,秦从中作梗,百般阻挠,陆游满腔的报国热血被浇灭,深感失意。

  陆游于绍兴二十五年三十一岁游经沈园时,仕途不顺的他出游正为排遣内心的苦闷,不料迎面遇上一别十年的唐琬夫妇,看着如今眼前的一对璧人,唐琬虽是巧笑倩兮却眉眼间难掩哀愁,刹那间百感交集,内心深处的伤感一股股涌上心头。

  而后,赵家仆妇给陆游送来一壶酒,几碟小菜,酒入肠,剪不断理还乱,陆游遂在园壁题了著名的《钗头凤》词:

  次年,唐琬重游沈园,无意间瞥见陆游题在园壁上的那首词,顿时更加伤悲,也依律赋了一首《钗头凤》:

  当年他捧起黄藤酒一饮而尽,她离去后,他转身在墙壁上写下千古流传的缠绵之作,诉不完的相思,写不尽的离愁。

  而她也在黄昏时分的凄风苦雨中,寂寞如斯,感慨时过境迁,衷肠情殇欲诉万难,奈何唯有隐瞒。

  沈园的一次偶遇,让曾经爱之深的一对男女再次相见,那是何种情境?如若没有再相见,怕是彼此都将对方放在心底最深处不愿轻启。

  可唐琬是个女子,她有太多无可诉说的忧愁,咽泪妆欢的哀伤,每每念及往事,内心更加煎熬,伤口再次被撕裂,常常抑郁寡欢,导致她身体每况愈下,不久便红颜逝去。

  据说陆游六十三岁时,偶然又看到有人送来菊花缝制枕囊,触物伤怀,忆起新婚燕尔之时,与妻采集菊花,缝制枕囊的往事。凄然有感,写下了两首“菊枕诗”,诗云:

  所谓“菊枕”,就是用菊花晒干作枕头的芯子。古人很喜欢使用菊枕,据说可以“通关窍,利滞气”;可以解痛祛病;常用菊枕,可提高睡眠质量,早上起来会觉得神清气爽。

  怀念,从来都是留给活着的人,触景生情时,往往怀念的是故人。当年你侬我侬,郎情妾意,奈何岁月远去,伊人已逝,曾一起生活的美好瞬间,只有借着那菊花淡淡的清香去追忆了。

  诗人七十五岁时,住在沈园附近, “每入城,必登寺眺望,不能胜情”,重游故园,挥笔和泪作《沈园》诗:

  当年和风煦煦,花开似锦,曾经的才子佳人于沈园相逢的场景已过去四十余载,如今桥下春水依然碧绿,她美丽的倩影仿若就在眼前。

  不料一别竟成永别,唐琬早香消玉殒,沈园的柳树也老了,诗人也白发苍苍,七十古稀,行将就木,独自踱步,驻立踟躇,暗自凭吊,禁不住潸然落下老泪。

  诗人八十一岁时,一天夜里梦见沈园,醒来泪湿衣衫,情不能己,梦醒后作《十二月二日夜梦游沈氏园亭》二首:

  生命的最后几年,陆游时常梦见到城南时,常徘徊不前,怕到沈园里更伤心。再次逢春游园时,梅花盛开却空无人影,见墙壁上那年写的《钗头凤》已经蒙尘。

  离别之后,万物皆空,天地悠悠,佳人离去,韶华不再,难觅芳踪。让他不得不感叹人生如梦,太过匆匆!

  次年,陆游与世长辞。大概他自知日薄西山,命不久矣,强撑病体再去与年轻时的爱人作一次道别。

  他对唐琬的悼念,深入骨髓,也伴随一生。李商隐的一句“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完美诠释了痛彻心扉的错过。

  是的,伤痛,也从来都是留给活着的人。唐琬逝去的岁月里,陆游从没有忘记过她,无论风华正茂还是垂垂老矣,他追忆怀念了一辈子。

  如果他没忍痛休妻,怎会物是人非事事休。而错过又何必再相逢,使得佳人红颜薄命,郁思情终,如花凋零。醉过方知酒浓,爱过方知情重。一帘幽梦如风,凄婉声声,花自飘零,一江春水淙淙。恍如隔梦,时光不再,或许红尘难懂。

  时过境迁,沈园成为了人们寄托坚贞爱情的名园,引得游人如织,这些记载着唐琬与陆游爱情绝唱的诗词,也在后世的人们中间流传不衰。它们都在提醒着人们:好好珍惜你拥有的感情,不要酿成错误终生悔。


2018今晚马报开奖结果| 香港马会开奖结果| 正版香港马会开奖资料| 开奖记录| 本港台现场报码开奖| www.691234.com| 葡京赌侠| 最快开奖结果现场直播| 六合开奖结果现场直播| 金马会救世网跑狗图| 香港开奖结果| www.619999.com| 6合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