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71-6777 2727

四海图库总站168钜派创始人胡天翔去向成谜身后

更新时间:2019-11-08

  近日,据福布斯中国称,上海钜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钜派投资”)创始人、上海翼勋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上海翼勋”)和上海钜登投资咨询有限公司(下称“钜登投资”)法定代表人胡天翔已经处于脱岗状态十几天,其去向成谜。

  同时,钜登投资办公室已然人去办公室空;上海翼勋也仅剩余寥寥几人在办公区域办公。另外,独角金融整理发现,从6月21日起到最新的7月12日,胡天翔及钜登投资连续被上海各区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共计51条记录。

  2010年3月,胡天翔与其他几位合伙人一起创立了钜派投资集团,并将其定位于为高净值人群提供第三方理财服务。在胡天翔的领导下,钜派一路高歌猛进。据钜派投资财报数据显示,其净利润,2011年就达到1500万元,2012年接近3000万元,2013年达6000万元。

  2014年,钜派便已经建立起了区别于其它第三方财富管理公司的多元化优势,跻身中国第三方理财机构第一阵容,配置和管理的资产年均增长率超过80%,其最初的十几名员工也扩展到了上千名。2015年7月16日,钜派以10美元的发行价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成功上市,成为当时中国第二家在美国上市的财富管理机构,市值超过3亿美元。

  好景不长。到了2017年,风头无两的钜派迎来了重大人事动荡。2017年3月,有消息传出,胡天翔将离开钜派投资,但这一消息遭到了他本人的否认。不过,2017年8月11日,钜派联席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倪健达发布了对员工的公开信,证实了胡天翔的离职。

  据《今日财富》当时报道,胡天翔的离职或许与钜派内部高层斗争有关。该报道称,然而随着资本的介入,胡天翔的权力和地位被逐步“稀释”,特别是在易居资本加入之后。易居中国董事局主席周忻在2015年邀请倪建达加盟,成为易居中国金融集团实际负责人,并出任钜派联席董事长。倪建达入主后,钜派投资集团形成“双头领导格局”。胡天翔的离职,钜派投资集团从此步入“倪建达时代”。

  离开钜派后,胡天翔于2017年加入了上海子耕投资咨询有限公司,持有其10%的股份。该公司也于胡天翔加入的同时更名为“上海甦翔”。在2019年初,公司再次更名为“钜登”,胡天翔也正式成为钜登的法定代表人和执行董事。

  据钜登官网显示,公司股东包括经纬创投、光速中国、光源资本、成为资本以及海通国际。其产品包括私募股权投资产品、策略产品、固定收益产品、与第三方共赢平台“乐银家”的海外综合金融服务。

  就在“上海甦翔”更名为“钜登投资”不久,胡天翔亲手创立的钜派投资对其发起了“责难”。2019年5月9日,钜派投资通过公众号发布了对近期“上海钜登投资咨询有限公司在宣传PPT中称自己是钜派投资集团未上市板块”的声明。斥责钜登捆绑钜派投资进行宣传。

  声明中,钜派投资表示和上海钜登投资咨询有限公司无任何股权关系和任何关联关系,保留对恶意冒用钜派投资集团名义进行虚假宣传和非法活动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同时也提醒投资者注意识别,防止合法权益受到侵害。

  目前,钜登投资并未就此事作出回应。不过,从人员上看,钜登投资和钜派投资确实有些关联。据天眼查显示,胡天翔目前仍是钜派投资旗下上海钜汇银熹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上海钜派禾晖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钜致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钜派投资通过钜洲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持有钜致投资45%、钜派禾晖49%的股份。

  另外,综合钜登投资官网及公开信息显示,钜登投资的高管中,联席CEO钱骏、总裁刘峰均来自钜派。但除此之外,并未发现钜派投资与钜登在业务上有什么关系。

  值得注意的是,据媒体公开报道,钜登投资部分产品出现逾期。其中,一只名为“甦安1号固定收益专项计划(稳象系列)”的私募基金,发行规模为1亿元,份额持有期限3个月兑付两期后,第三期开始出现逾期。

  加入钜登的同时,胡天翔还在大力进军网贷行业。早在2016年9月,胡天翔便加入了上海翼勋。据天眼查资料,其直接持有上海翼勋的股权份额为21.2%;同时,通过持有上海涛鹏企业管理咨询合伙企业99.5%的股权,间接持有上海翼勋约13.13%的股权,二者共计占有股权份额34.33%。

  上海翼勋全资控股子公司上海翼勋互联网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下称“翼勋互金”),翼勋互金的主营业务之一为网贷平台“钜宝盆”。据官网信息,该平台上线万元。

  据钜宝盆官网运营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5月31日,累计借贷金额约为150.46亿元,借贷余额48.45亿元,利息余额3.69亿元。借款人逾期金额约为4.44亿元,占借贷余额的比例为9.16%,逾期笔数约2.49万笔,不可谓不高;其中90天以上逾期金额约为4.24亿元,笔数约2.06万笔。四海图库总站168

  事实上,从2018年11月开始,钜宝盆贴吧里关于违约的消息便已沸沸扬扬了,尽管据有部分投资人发帖证明有回款,可是仍有不少投资人回应“仍旧没有回款”。

  此外,据媒体报道,在2018年12月,上海翼勋突然关闭了全国范围内的80多家线下门店,有的门店仅通过一封邮件通知员工,并要求解除劳动关系,这还导致翼勋爆发了大规模维权和讨要工资的行为。麻袋研究院高级研究员王诗强告诉独角金融:“线下人力成本、门面租金等成本高,砍掉线下有利于降低运营成本。此外,线下展业风险大,在当前扫黑除恶专项整治期间,有可能被当做黑恶势力抓起来,特别是在贷后催收环节被借款人投诉。”

  但是,如今钜宝盆运营公司仅剩三四人办公、老板还失联,新标也早已暂停发行。独角金融就相关情况求证钜宝盆客服人员,并未得到明确回复。


2018今晚马报开奖结果| 香港马会开奖结果| 正版香港马会开奖资料| 开奖记录| 本港台现场报码开奖| www.691234.com| 葡京赌侠| 最快开奖结果现场直播| 六合开奖结果现场直播| 金马会救世网跑狗图| 香港开奖结果| www.619999.com| 6合开奖结果|